LouiseFalahee

“七绝崖上暗伏赤色大蟒”

「龙龄」我有一个朋友4⃣️








我有一个朋友系列

他们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。

BGM: 张承<吹梦>

听不听都行,不过张承是我很珍爱的歌手。







我有个朋友,挺白,个儿挺高,小伙子长得标志。说是朋友,有点儿委屈我跟王九龙的关系了——大院里住对门儿,俩小伙子从小玩到大。




十几岁的时候,隔壁又新搬来了一家,那家姓张,也有个小子——张九龄那会儿有点黑,跟我们成天低头不见抬头见,又一个中学念书,十来岁的男孩子,友谊来的比入夏还容易。




所以从那个暑假开始我们仨就成天腻在一起。




张九龄学习可好了,比我跟王九龙好太多了,老师们都说他能考上北京的大学,我俩也没放过他——他承包了我们俩剩下的两个假期所有作业。




夏天屋里热,张九龄搬来桌子和椅子放在院子里写作业,王九龙光着膀子趿拉着拖鞋,搬了个马扎儿挨着张九龄坐下吃冰棍儿,我穿着背心儿倚着门框吃西瓜。


我俩并不打算为这份作业出一点力,王九龙甚至还要嘲讽张九龄。




“黑儿子!你能不能快点儿啊!”


王九龙吃完了冰棍儿,叼着木头棍儿,把汗涔涔的头枕在张九龄大腿上,盯着张九龄的下巴看。




“白孙子!脑袋下去!全是汗恶心死了!”


张九龄低头扯下王九龙嘴里的雪糕棍儿,狠狠地抖了一下腿,把王九龙的头抖了下去。王九龙突然失去重心,差点从马扎儿上仰面翻下去。




我弯腰爆笑,连吐进花盆的西瓜籽儿都失了准头。




王九龙站起身假装拍了拍大裤衩上的土,揉了一把头发,满手的汗张牙舞爪地就要往张九龄身上抹。张九龄很大地“噫”了一声,扔下笔就躲,哪躲得过青春期、正在长身体的王九龙,三下五除二就被王九龙揽过肩膀,被摁在怀里揉脑袋。




从我这角度看,王九龙是在薅他头发没错了——张九龄没考进北京之前就得秃。


我懒得去管他俩,转身进屋扔西瓜皮。




冬天的白天变短了,五点多钟的时候天还没亮,我正迷迷糊糊地睡着,听到对门儿传来吱吱呀呀的开门声,心里琢磨着王九龙这孙子肯定又在折腾什么狗屁,一大清早的不睡觉,一个翻身又睡死过去。




那天早上上学的时候,只有我和张九龄一起走,我临出门儿抓了王九龙昨儿嘱咐我带上的围巾,给张九龄套上,问他王九龙去哪儿了。




“我才不管呢。”


张九龄把头缩进围巾里,嘎吱嘎吱地踩着雪。


我正纳闷儿——平时不都是你们俩腻歪晾着我嘛,这今儿什么情况?




张九龄脚步突然停了,闷声问我。


“王九龙是不是有女朋友了?”




我更纳闷儿了,我们几个成天扎堆儿混在一块儿,没听说过啊?


“没有的事儿吧,你听谁说的?”我把手抄进羽绒服兜里,别有深意地撇了张九龄一眼,“谁能看上他,瞎了吧!”




以后的几天里,都是我跟张九龄一块儿上学。俩人即使在学校里见了面,张九龄也是拉着我扭头就走,根本就是躲着王九龙。


你们俩这他妈搞得我很被动好嘛???


我扭过头朝王九龙挤眉弄眼。

王九龙你个孙子,给张九龄送个早饭至于的嘛???




过几天俩人莫名其妙地又变好了,后来我问张九龄,他为啥每天都能吃上热乎的早饭,他一口咬定有人追他。




不长脑还不要个脸,你配不上这顿饭。


我劈手夺下他的热豆浆。




高考很快就来了,学校按惯例都会组织学生提前离校几天,明天就是离校的日子,正好这天下午有场篮球赛在我们这儿的体育馆打,是张九龄特喜欢的球队。




“可是等放学再过去就来不及了。”


张九龄嘴里叼着AD钙奶的吸管,难掩失望地说。


王九龙低头扒拉着饭。


“下午第二节下课,来实验楼那儿找我。”




张九龄不明所以地看着王九龙脑袋顶上的发旋儿,可王九龙没抬头,一心低头吃饭。他又看向我,我无所谓地耸耸肩。




下午的时候,张九龄半信半疑地来了。他在实验楼门口转了好几圈,没找见我跟王九龙。




“黑儿子!”


王九龙蹲在墙头上朝他叫。


“上来啊!”




张九龄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墙,又看了看我俩。王九龙扔掉了手里的烟,把手伸向张九龄。


“赶紧的黑儿子,这点儿体能都不达标,你不会是不敢吧。”




“谁不敢了!”


张九龄打掉了王九龙的手,试图自己爬墙,未果。




王九龙又伸手出去,张九龄紧紧地抓住了那只手。




学校围墙后面是一条巷子,王九龙拉着张九龄的手飞快地跑着,不知道王九龙跟他说了什么,张九龄快活地大笑起来。




我单肩背着我跟王九龙的书包,点了根烟,慢慢地跟在后面。




偶尔也想抱怨一下夏天怎么还没来,想穿短袖和衬衫,在巷子里奔跑,那些云和月亮都追不上我,你要是喊一下我的名字,我就朝你狂奔,就像明知登对又浪漫的爱情,向你而来。

「良堂良」我有一个朋友1⃣️夜行动物








他们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

突发奇想地来一个系列




“你为什么还活着?”




我有个朋友,我经常这么问他。


他是我大学室友,不熟悉他的人都觉得他自闭,经常整天在寝室里一句话也不说,总是低头摆弄他从老家带来的三弦。


也就是因为这把三弦和他的好嗓子,他进了校艺术团,后来认识了孟鹤堂。




大一那时候,周九良经常熬夜,并不是他想——他失眠很严重,心里常常很不安,他能感受到自己有的时候也会无名火起,突然就开始发脾气——医生说这都是因为睡眠问题。


于是他为了自己的康复开始吃药,直到有天校艺术团走寝室来招新。




孟鹤堂那时候大三,也跟着来了,一眼就看到了周九良柜子边上立着的三弦,情绪有点激动。




“这!这是你的?”




周九良抬眼对上了孟鹤堂,点了点头作为回应。


孟鹤堂从身边学弟的怀里抽出一张报名表,塞到周九良手上。




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校艺术团有兴趣吗?我们很需要会民乐的同学,我能唱西河大鼓,到时候我俩还可以配!”




有些人仿佛天生就能救人于谷底。


周九良看着孟鹤堂发亮的眼睛,鬼使神差地点头。




“九良,我叫周九良。”


“那九良学弟试音时见啦!”




周九良的三弦弹得好,嗓子也出奇的好,又有孟鹤堂力保,校艺术团没理由不要他。




从那之后,周九良每天晚上不再在寝室摆弄三弦了——他跑到合唱室跟着孟鹤堂排练。




活动中心一共三层楼,合唱室在顶楼,外围有个小阳台,艺术团的小艺术家们在小阳台里摆了几把靠椅,平时路过经常能听见吉他声或提琴声。




周九良来了之后,每天晚上小阳台里就都是三弦和孟鹤堂的声音了,悠悠扬扬的民乐合奏从三楼阳台飘出来,一楼镜子前面凑着一伙放着电音或雷鬼跳街舞的男孩女孩们。




赛博朋克。


我有一次路过评论了一句。




周九良再没失眠过了,每天回来倒头就睡,他把药瓶收到柜子深处,人比以前有精神了,甚至会约我一起吃早饭。




有次我问他,他说因为艺术团氛围很好。


我说是因为孟鹤堂,他没反对,打包了早饭往孟鹤堂寝室方向走去。




有天刚下完雨,我出去喝酒回来,寝室里没开灯,黑漆漆的。我扭开灯,发现屋里没有其他人,周九良把柜子里的东西都折腾出来,七七八八扔了一地,低头摆弄着他以前的药瓶。


我蹲下来,握住他的手,轻声问着。




孟鹤堂今天晚上没来训练,他有点病了。


周九良训练怎么都弹不好,不是滑音就是走调,他脸红红的,低头跟民乐团道歉——但总是忧心忡忡地瞟着外面的雨。




青春期的孩子们坏极了,艺术团里总是有几个人,看不惯周九良平时那一副不好相处的样子,人前人后说他装深沉,这下子抓到机会就开始挖苦他。




孟鹤堂拎着湿漉漉的雨伞闯进合唱室的时候,就看到的是周九良满脸通红地低着头,边上的人都对他冷嘲热讽。




“干什么呢?”


他严厉地喝了一声,快步冲上去把周九良挡在身后,右手探向身后拉住了周九良。


事儿闹的并不大,孟鹤堂惹到了几个大四学长,被艺术团的老师批评了几句,也就过去了。




周九良跟我说孟鹤堂当时拉着他的手也抖得厉害。




“不是你的错。”


我叼着烟,蹲在周九良旁边听。


有人敲门,我踩灭了烟头去开门。




是孟鹤堂。




“请问九良在吗?”


门还没完全拉开,我刚回头想叫周九良,就看见他飞快地把自己的药瓶埋在一堆衣服下面,朝被我让进来的孟鹤堂大大的笑着。




“孟哥!”


小奶音甜得不行。


呸!男人!我在心里啐了一口。




他俩走后,我又点了烟,对着满屋的狼藉发呆。刚喝了酒,我脑袋还不太清醒,忽明忽暗之间,我突然想起有次晚上路过活动中心,习惯性地抬头看向合唱室的小阳台。




孟鹤堂披着周九良的外套倚着栏杆,周九良轻捧着孟鹤堂的脸,很快速地吻了一下。




真酸。


夜里太晚了,我看不清两个人的表情,不过跟今晚的也应该如出一辙。






“你为什么还活着?”


“每个白天我都会想死一百次,是夜晚留住了我。”

「侯筱楼x你」公交车上🚌











你出门的时候差不多五点,外面的天越来越阴,免不了一场大雨,又正是晚高峰的时候,市府大路堵车堵的你挺心焦的——以后就不能压着点儿出门。


你虽然心里这样想,但是下次还是想在床上多赖一会儿,或者对着镜子换着不一样的裙子,不停的自恋,直到空余时间都耗尽。




很幸运,今天上了车就有位置坐。你伸手拨开了上一位乘客关上的空调导流板。




凉快!我又是爱夏女孩儿了!




车规规矩矩地按路线走,在北市场站停下来。


上来一个小伙子,白白胖胖的,但是个子很高,戴着黑框眼镜,看起来很斯文。但因为脸圆圆的,又透着股可爱劲儿。


小伙子挑了你对面的位置坐下,带上了耳机。




你本来在低头看书,但对面位置的动静儿还是让你抬头看了一眼。这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小伙子。




他戴着耳机侧着头往窗外看,微微挑着眉,眼睛往天上看着,似乎是在埋怨这种闷热潮湿的鬼天气。他穿一套不太蠢的韦德系列的套装,T恤短裤帆布鞋双肩包,标准的直男夏天搭配。你低头看了看自己——姜黄色的法式连衣裙,完美展示所有的优点——大胸细腰锁骨,只要不露腿,我就是超模。




幸好幸好,今天还挺好看的。


你有点安心下来。




盯着别人看有点不礼貌,所以你增加了看向窗外的次数,每次往窗外看,都假装不经意的掠过他。


这样就不会不礼貌啦嘻嘻嘻!




你合上书,对面坐着一个小可爱反正也看不进去了,就准备装进放在腿上的包里,专心跟小姐妹汇报对面坐着的小伙子,忘记了一直放在包上的公交卡,一动包,卡掉地上了。




这下可好了。你的裙子让你弯腰蹲下不方便,公交卡又不能不捡。




正准备很迅速地捡起来并假装没人看见自己,对面的小伙子弯下了腰,帮你捡起了公交卡递到你手上。刚刚偷看过好多眼的白脸蛋儿突然凑近,哎,离近看也很白很可爱。




“谢谢谢谢!”


你接过公交卡连忙道谢。


你好像感觉到双颊的温度正在上升,完了,我脸红可不好看了。空调好像也不凉快了呢。




“没事。”


小可爱的声音意外的有一点低沉。


他站起身,把座位让给身边一个奶奶,拎着双肩包朝下车门走去。




完了他要下车了!可是我联系方式还没要啊!下错站就下错站吧,公交车大不了再等,这有缘千里来相会啊,错过了可就没了。


你这样想着,有点焦急,也站起身扯了扯身后有点贴在腿上的裙子,朝下车门走过去,挨着他站定。




车窗玻璃里映出你俩的倒影——身高也好配哦,他大概有185吧,你又开始胡思乱想。




西塔南到了,车门开了。


事实证明,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句话一点毛病没有,公交车门刚一开,一阵不小的风直灌进来,你下意识的就捂住了自己前面的裙子,正想伸手把身后的裙子也捂住的时候,摸到了一个皮质的物体。




你忙回头看,是个双肩包。双肩包并没有接触到你的身体,只是虚虚的挡在你后面,因此裙摆根本没有飞起来多少。


你又抬头看向右边的那个小伙子,他并没看你,眼神摇摆不定地朝窗外看,但白白的脸上还是看得出泛着红晕。




你先下了车,他也跟着下来。你回身找了他一下,跟他道谢,他还是说了句没事。你正转身欲走,却见他低头摸出手机来,打开微信调出了自己的二维码。




“那个……头发有点油,我叫侯筱楼,不知道小姐姐你方不方便啊?”




“方便方便!必须特别方便!”


你笑着朝他晃了晃手机亮起的屏幕,也是个二维码。







灵感源于生活,我昨天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特像小猴子的男生,正欲搭讪,他下车了☹️甜甜爱情就快要与我无关了

「阎鹤祥x你」波斯爱情故事

一直觉得跟壮壮一起旅行挺踏实的,如果不是骑机车的话。













你是偶然间做作业的时候发现了亚美尼亚这个美丽的小国,于是逃了开叉车的实习,火速买了机票。


虽然还不到旅游的旺季,首都机场却也是日常的人满为患——毕竟从北京飞的航班可以省下四千多,你想。




伊朗和亚美尼亚离得很近。


阎鹤祥和车队来到伊朗的第一天就接到了你的FaceTime邀请。




那时候他刚在酒店办理了入住,洗了澡准备再整理一下行程。而你在莫斯科等待转机,因为早航班昏昏欲睡。你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




阎鹤祥把手机立起来放在桌上,自己在纸上写写画画修改行程,有时候看你困极了,就会讲一些路上的见闻给你听。




比如路上他的布朗熊掉了几次,风吹日晒又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,车队的大老爷们儿一些打趣的事儿,更多的是他这些年读书走路的所见所感。




他知道你爱听。


毕竟只有一个小时的转机时间,他也不想让你睡在机场,于是变着法儿的逗你。




“刘汉臣怎么死的你想听吗?”




“听!”


你强睁开眼睛,拍了拍脸试图清醒。




“等见面我告诉你。”


他盯着你有点出神。




听筒里的广播传来听不懂的俄语和听不太懂的英语,催促着你快点登机。




“我也想你啦壮壮!”


你慌忙挂了电话。




阎鹤祥在黑屏的手机面前怔了一会,低低的笑出了声。




你到达埃里温的机场的时候,北京时间晚上八点,亚美尼亚下午四点。虽然你在电话里反复说自己的东西不多,但热情的房东还是开车来接了你。




你跟房东聊起你来这里的初衷,聊起路上的见闻——多半是照搬阎鹤祥给你讲的,偷偷说出来撑场子。




你在埃里温度过了快乐极了的几天——古老的高加索民族信奉着传统的宗教,他们踏实勤奋,尊重女性,数个世纪以来的战争让当地人极其反战。他们同时拥有着随处可见的漂亮教堂和神秘悠远的波斯历史。




但同时区的伊朗并没有这么幸运,所以你每天都会给阎鹤祥打电话。


有的时候他能接电话,所以你常常看到他在吃饭、在小憩、在跟朋友聊天大笑。


有的时候他接了电话却不能回应你,所以你就能够听见他在公路上骑车奔驰的呼呼风声。




这也同样令你安心。




在你即将离开埃里温的最后一天,房东转交给你了一封信——是一张明信片,来自德黑兰。




明信片上印的是有名的伊朗塔,你在做攻略的时候见过。


背面写着阎鹤祥龙飞凤舞的字。




随信还附了一张照片——阎鹤祥逆着光,侧着身子在驿站寄明信片。他额头上架着一副墨镜,低着头摆弄手机。





波斯可真美啊,你想。

「饼四」面纱. 校园师生AU








他们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

BGM: The Way We Were-David Davidson

⬆️听不听都行


烧饼又一次在学院的资料室里抓到了曹鹤阳。




曹鹤阳是学外国文学的,当代浪漫主义实体化的代表,人清秀又俊朗,背挺得直直的,他总是能吸引一批又一批的学生来蹭英语专业的英美文学课。




烧饼就是其中之一。




曹鹤阳被抓到这会儿,他正在备课,正当午,资料室里本来人就少,这会儿连老大爷都去吃饭了,屋里就只剩下烧饼和曹鹤阳两个人了。




烧饼躲在资料室里蹭空调,他手托着下巴,反着趴在靠窗户的沙发上,小眼八叉的朝窗户外面张望——外语楼后面是通往教学楼的必经之路,总是有学生们来来往往。




“四爷,你吃饭了吗?”


俩人熟了之后他就没叫过曹老师。




曹鹤阳窝在烧饼隔壁的沙发里看书,小声的嗯了一下——他在读毛姆的《面纱》,这本书他最近喜欢极了,今天课上准备讲这个。




烧饼撇撇嘴——受不了这委屈。


于是把曹鹤阳扶正了,双手托着他的脸,强迫曹鹤阳看着他。




“你下午没课?”


曹老师还是曹老师,抬眼看了烧饼一眼。




“我这不是为了上你的课嘛,下午撞了一节材料制备,我给逃了。”


烧饼说得满不在乎,手却没松开,一直捧着曹鹤阳的脸,出神地盯着。




“哦。”


曹鹤阳垂下眼,小声应了一句。




烧饼手热,天气也热,虽然资料室里开着空调,曹鹤阳的脸还是被这双重的温度捂出了两片微红。


当然也有可能不是因为温度。




烧饼于是出神地盯着这两片微红。




察觉到双颊的温度越来越高,曹鹤阳从烧饼手里挣脱出来,用手里的书挡住脸,试图降温。




烧饼笑了,挺了挺身子,凑到曹鹤阳面前,轻轻吻上挡住曹鹤阳的书封面。




曹鹤阳拿着书的手轻轻的颤抖着——他甚至觉得烧饼的吻能穿透这本书,落在他的唇上。




“四爷,晚上一起吃饭啊!”




直到资料室的门被推开又关上,曹鹤阳确定烧饼已经走了,才从书里抬起头,脸上的红晕并没有因为书籍略低的温度而减少,反而更红了。




曹鹤阳又用书挡住了脸,低声笑着向后仰又歪进沙发里。




下午上课的时候,曹鹤阳给大家推荐了毛姆的这本书。




“毛姆真是讲故事的高手,想看看爱情可以让人醉心到什么程度,可以不听雪莱的话,请揭开这华丽的面纱。”

「良堂良」拆迁办x被拆迁个体户员工

孟鹤堂工作一个多月的咖啡馆就要拆迁了,他一直期待着一笔可观的安家费,杨九郎就总是在这时候骂他狼心狗肺。




今天张鹤伦也是背着媳妇儿喝的醉醺醺的一天。


巧了,今天孟鹤堂值班。


于是孟鹤堂毫不犹豫的拨通了他媳妇的电话。




“孟儿……”


还行,张鹤伦还认识人。


“给你介绍…介绍一下……拆迁办的周主任……”




一直架着张鹤伦的小年轻说话了。


“赶紧扶一下你们张总,吐了我一车了都……”


但他还是抽出一只手来,伸向孟鹤堂。




“九良,我叫周九良。”


“孟鹤堂,咖啡店的。”


孟鹤堂朝咖啡店的方向一摆头,握住了他汗涔涔的手。




张鹤伦坐上了媳妇儿骂骂咧咧的宝马车,上车前扒着咖啡馆的门框死活不走,非要说她是自己的杀父仇人。




“孟儿,陪好了啊!我就觉得今天周主任没喝好!”


得了,这酒临走也没醒。




孟鹤堂弓着身子清理着周九良的副驾驶座,周九良帮不上忙,就在旁边抱着手臂看他忙上忙下,有时候也帮洗洗抹布什么的。




“行了孟儿,差不多就行,我等亮天儿了找一擦车的就行。”


小年轻甩甩手上的水,学张总叫着孟鹤堂。




“真不好意思啊周主任,我们张总一喝酒就好这样,您千万别见怪。”




“没事没事,你辛苦了,这身上都脏了。”


孟鹤堂闻言低头,小围裙上、衬衫上、裤脚边上都沾上了车里的呕吐物。




“没事儿,我一会儿在咖啡馆洗一下就行。”


孟鹤堂极自然的解下了围裙拿在手里。




“嗯……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地儿,可能会比手洗方便一些。”


周九良低了头,扣着车灯上的转向灯罩。




“是嘛?在哪儿?”


孟鹤堂专心的擦着衣服。





“我家。”





孟鹤堂抬眼,朝周九良笑了一下。






“你家怎么收费?”




“…一杯咖啡?”




孟鹤堂后来觉得咖啡馆挺好,安家费也不是很重要。

给我品!!!!!

绝美爱情!!!!神仙结婚

包子研究所:

锤基女孩是这么说Thor和Loki的ヾ(゚∀゚ゞ)

神仙恋爱!!绝美爱情!!相爱相杀!!

神仙可以玩(此处太黄暴哔——)!!

土味与沙雕并存!!能虐能甜!!天要打雷基要嫁锤!!


LOFTER官方出品新产品-003号#锤基#已上架

独家精选LOFTER锤基女孩眼中的真·神仙CP【锤基】

"I thought the world of you" "I'm here"让我们一起愉快吃糖吧!

神仙

懒懒de骨头:

《古董局中局》小说版(不包括前传)人物关系图我终于画完啦!!有错误或有歧义的地方告诉我!
连看了两遍,花了四天,用了七页纸
本来想把五脉画成梅花状的,但是为了显示许愿“许叔”的辈分我放弃了
许愿,一个基本与所有活人都有关系的男人

政坛野兽 洋岳 政客X说客

「一个跟这个剧一点关系没有的胡写」

他们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,私设如山。


 

“老岳,李振洋今早宣布公开反对移民法案了。”


李英超照例把最近大选的新材料交给岳明辉,紧紧的跟上他。


“这事儿基本是这半年最大的事了,欧洲的难民危机和经济衰败,候选人们在大选里基本都表了态。“岳明辉啧了一声,“他也该着着急。”


岳明辉是B国最优秀的说客之一,名校毕业又年轻有为,为政客们提供着各种情报和竞选策略,但说客从来不是什么光彩职业。他目前还没有在大选里表露过支持任何一方,他名声在外,很多候选人在明面上也都不敢雇他,只得背地里联系李英超。


岳明辉脚步根本没停,接过李英超递上来的材料,翻看了几眼,转身进了办公室。


“你研究生的事怎么样了……李振洋的财务分析。”


“……什么?”李英超愣住了,把手边早就准备好的材料递上去,“哦……我只是觉得回学院读书可能更适合我。”


“随便你,当初我是觉得你跟着我能学到更多东西,你要是不这样想……我不留你。”


岳明辉难得从堆积如山的材料里抬头看了李英超一眼。


李英超却错开了他的视线。


“李振洋宣布立场了,那我们呢?”


“……通知所有人,五分钟后会议室开会。”


岳明辉还没进会议室就听见了会议室内众人的议论声,显然大家都期待着能够在今天就做出决定——在场的每个人背后的势力都会希望岳明辉能站在自己这边。


“我需要一组最新的得票率。”


岳明辉坐下,侧过身歪着头看向李英超。


“目前的情况是,卜凡的支持率最高,占30.7%,主要是经济新政以及新医疗政策。”


李英超播放了ppt,观察着岳明辉的脸色——他皱着眉,不耐烦地用笔敲击着桌面,低着头翻读着手里的文件。实际上,他根本就没有抬头看过这个ppt。


“说说李振洋吧……”


李英超抬了抬眉毛,继续说了起来。


“他目前排名垫底,主要是反枪支法案和经济政策上的改革,除了今早刚刚宣布支持的反移民法案,他暂时没有新的点。”


“说白了,他支持的都是些在公众看来可有可无的政策,并没有任何打到根儿上的实际用处。”岳明辉抬头看向会议室的大家,“我决定支持李振洋,你们呢?什么意见?”


所有人,包括李英超,都对这个决定表示了最大程度的惊讶。


以及否定。

“我不同意,现在的数据都在表示卜凡赢得这次大选的可能性很大,票数还有继续上升的可能,因为各个州政府的票数统计还没有进行完,而且他的政策也都在执行和操作中,这件事作为一个点的话……足够耍李振洋好几个来回了。”


岳明辉靠在椅背上,稍稍直了直身子,开口道。


“行了Castillo,我知道你是卜凡那边的人,之所以一直留着你,无非也就是想知道些卜凡身边的情况罢了……卜凡选择支持的政策,也足够我耍他好几个来回了。”


“实话告诉你们,李振洋那边已经找过我了。”岳明辉顿了一下,眼神飘向了李英超,“直接的。”


岳明辉稍微整理了一下桌子,扫视了一下会议室。众人大多低着头,小声议论着。


“好了,既然你们都不愿意跟我走。”岳明辉狡黠地笑了,露出一只小虎牙,“灵超,收拾收拾去通知一下李振洋那边,就说我们要过去。”


说罢,起身就要出门。


“我们?”


李英超站在原地根本没动,手里紧紧地握着激光笔,指节泛白。


“谁说我也要过去了?”



排版乱七八糟,期末之前作大死